龙8娱乐long8

看天下
当前位置:主页 > 龙8娱乐long88 在线 >

贵州杀童案调查:兄弟为救母亲被继父砸死

2016-01-27 09:43 来源:上游新闻 作者:曲鸿瑞 黄兆娟
  案发后,杨远洪在厨房里束手就擒,至今桌子上还摆着他当时未吃完的饭菜。  杨远洪蹲在村公路的一侧,面无表情。两个头部是血的儿童平躺或侧卧在他旁边。  他们的周围凌乱地摆放着一堆修房子用的水泥砖块,旁边一栋灰色的三层楼房还没建完。  杨景骑着摩托车路过时,喊了一声“杨远洪”,杨远洪反射般地站了起来,哆嗦了一下,扭头向着家的方向快步跑去。  陈霞从杨远洪家的后门跑了出来,看到血泊中的两个孩子,腿一软倒了下去。  1月20日上午11时许发生的山村杀童事件,打破了黔东北沿河县的宁静。  3天后,随着最后一名儿童抢救无效身亡,这起杀童案导致一名13岁和4岁的亲兄弟死亡。  在雨雪交加的黔东北沿河县,上游新闻(17702387875)记者对该案进行了走访调查。  两人  我欲因之梦寥廓,芙蓉国里尽朝晖。红鸾天喜。  一幅看上去并不陈旧的红纸黑字的对联帖在杨远洪家的门口。  杨远洪41岁,最近一年多和他在一起生活的是另一个女人——36岁的陈霞。  杨远洪曾有过事实上的婚姻,但没领过结婚证。那个曾经和他生育过两个儿子叫“惠儿”女人,多年前外出打工后就再没回来过。  陈霞也有自己的丈夫。4年前小儿子出生后,陈霞和丈夫何伍的婚姻已名存实亡。  一年多前的11月,陈霞从28公里外的官舟镇炉泉村的丈夫何伍家,坐车到了淇滩镇天宫井村的杨远洪家。  陈霞是这样讲述的:  2014年5月底,陈霞家的电线老化,何伍的母亲到外面找人帮着修电线,遇到了在当地做工的杨远洪。  “杨远洪走到我家时,还问我婆婆我是谁,我妈说是儿媳妇。”陈霞说,临走前,杨远洪要走了她的QQ号。  QQ成了杨远洪与陈霞之间唯一的沟通方式,“杨远洪跟我说,他家里穷,命也不好,也挣不到什么钱。我就开导他,人穷但志不能短,只要人不懒,家庭环境不好可以创造。”  杨远洪也偶尔在QQ上对陈霞嘘寒问暖。  “长时间没男人照顾我,杨远洪对我很关心,就觉得突然之间有了爱,有了依靠。”陈霞说。  两个人第二次见面是在2014年的中秋节,他们走在了一起。距离第一次见面不到4个月。  夫妻  在上个世纪,到发达的东部打工是西部年轻人多数的选择。  1999年,20岁的陈霞从沿河县的老家到了浙江义乌,从事的工种是织袜子,一个月几百元。  同年,17岁的何伍也在义乌打工,主要是在工地上打些小工。  千禧年,陈霞和小他3岁的何伍相识并恋爱。  不过,陈霞现在已经忘记了是谁追的谁。  2001年10月,在贵州老家陈霞和何伍办了喜酒。  “她为人很勤快,做事情也麻利,对人很忠诚。”何伍的大姐说,家里人对陈霞的印象很好,觉得陈霞是个善良老实的女人。  婚后第二年,大儿子出生了。不过,大儿子在6岁之前并不认识自己的父亲何伍。  儿子9个月大的时候,何伍进去了,他在衢州监狱服刑了5年。  对于为何坐牢,何伍说是因经济纠纷把人打伤了,陈霞却称何伍盗窃被判刑。  无论是何愿意坐牢,对这对成家不久的夫妻而言已不重要。  他们之间并没有因为何伍的坐牢导致感情破裂而分手,“我经常隔三差五从义乌坐4个多小时的车到衢州监狱去看他,给他点钱,甚至买些东西给他。”  2007年1月,陈霞独自一人接何伍出狱。  适逢春节来临,夫妻俩从浙江回到贵州沿河县的老家过年,两个人商量着年后到杭州开一个手机店,试图改变以往的打工生涯,给家庭带来更多的收入。  江宁  夫妻共同的梦想在2007年实现。  那年6月2日,陈霞辞去了义乌的工作,来到杭州与何伍经营起了手机店。  开手机店是一件比较赚钱的生意,“生意还不错,比打工强,打工连孩子奶粉钱都挣不够。”何伍说。  陈霞以为日子会这样幸福的过下去,但很快她就觉得生活变了。  “我们店的隔壁有一个叫江宁的女孩,她比何伍小4岁,不知道怎么搞的,她与何伍就在一起了,她还没离婚。”陈霞说,自此后,他们夫妻的婚姻开始走上另一条道路。  “我在杭州是有一个女朋友叫江宁,我们现在还在一起。”何伍说,家里人也怪过自己另有女朋友的事。  断断续续之间,何伍称也和江宁分过手,但始终和陈霞过不下去,“我内向但讲义气,陈霞比较外向,我们俩一见面就是冷战。”  何伍觉得陈霞是个不讲情理的人,夫妻俩的事总爱喊别人来参与,让他很没面子。  何伍和陈霞开始分居。  何伍继续留在杭州,陈霞回到了贵州何伍的老家炉泉村。  矛盾  2010年11月22日,何伍从浙江回到老家。  随后,江宁也来到了贵州,并且还和陈霞见了一面。  按照何伍的说法,当时江宁来贵州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分手,江宁才追到贵州来。人还是陈霞和大姐一起去宾馆接到炉泉村的老家中。  当时,何伍的爸爸还专门和江宁谈过,老人告诉江宁,不能破坏这个家庭。  陈霞却称江宁来贵州是另有隐情,“她当时怀了何伍的孩子,是来堕胎的。”  2011年春节期间两个人再次爆发矛盾。  过完年,何伍去了上海打工,陈霞依旧留在了贵州老家。  5月份的时候,陈霞告诉何伍自己怀孕了,直到10月份陈霞快要生的时候,何伍从上海回到了家。  一个月后,陈霞为何伍生下了小儿子。  转眼又一个春节,陈霞从弟弟手里借了1万块钱,打算和何伍去铜仁做生意。不过,这场生意不了了之,钱却花光了。  夫妻俩再一次过上了分居的生活。  2013年,陈霞从何伍的干姐处得知,何伍和江宁有个女儿。  何伍承认,现在孩子已经4岁。  2014年3月,陈霞向官舟法院提起离婚请求,却因为何伍没有按时回来,最后撤诉。  男友  “这么多年,何伍一直反复骗我,说他和江宁分手了,最后都被我发现没有,我对他已经非常失望了。”陈霞说。  撤回诉状后的2014年5月底,杨远洪和陈霞相识。  半年后的11月,陈霞从20多公里外赶到杨远洪家,两人开始同居。  “他没有骗我,家里真的穷,还有个瘫痪在床的母亲,这都是我去了才知道的。”陈霞说,虽然日子苦,但她觉得生活中多了个可以依靠的男人。  在生活中,杨远洪表现的很会照顾人,从外面打工回来经常会捎带点东西回来。这一切让陈霞觉得这是个靠谱的男人。  和杨远洪及陈霞一起生活的,还有杨远洪前妻所生的两个儿子。  不过,这个陈霞眼中细心靠谱的男人,在天宫井村里却不被认同——脾气暴躁。  “我父亲没过世前,他就和我父亲打过,下手特别狠,用拳头把父亲捶昏过去。”杨远洪的大哥杨明说,他和杨远洪已多年没有来往,因为他觉得杨远洪不正常,和谁都能吵架挥拳头。  杨明说,除了父亲外,他和弟弟也被最小的弟弟杨远洪打过。  “他连自己亲生的两个儿子都往死里打。”陈霞称两个孩子从来不叫杨远洪爸爸,而且不愿意和杨远洪在一起,连睡觉都是去二伯的屋里。  陈霞称,杨远洪也不老实,和村里一个叫丁颖的女人走得特别近。  此外,杨远洪和谁的关系都一般,在村里几乎也没有朋友。  案发  1月5日学校放了寒假,杨远洪把陈霞的两个儿子接到了天宫井村。  案发前,天宫井村的人常常看见,陈霞的两个儿子和杨远洪的两个儿子在一起玩,没有争执,很合得来。  案发前一个多小时前,陈霞正在厨房里忙活,她要给四个孩子和三个大人准备午饭。  隔壁邻居走到杨远洪家门口,告诉陈霞早上有人去自家地里摘了豌豆尖,听别人说是杨远洪叫丁颖去摘的,就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。  “那个姓丁的,没事儿就跟我们家借这个借那个,我听邻居这么一说,就有些生气。”不过,陈霞还是跟邻居解释,等杨远洪修完水管回来再说。 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,杨远洪回来了。他告诉陈霞,菜是自己让丁颖去摘的,摘错了赔给邻居就是了。  听了这话,陈霞就回了一句,我凭什么让她摘,菜是我种的,你什么都爱给她,那让她来伺候你母亲。  话没说完,陈霞就觉得脑袋轰响了一下,接着又一记拳头招呼到鼻子上。“我就觉得嘴特别热乎,血就流下来了。”  陈霞被打蒙了,邻居见状赶紧把陈霞和杨远洪拉开,扶陈霞进了屋。  看见母亲被打成这样,两个孩子吓坏了,陈霞也觉得委屈,便叫大儿子把手机递给自己。“我就想把这事和我娘家人说。”陈霞的电话还没拨出去,门就被杨远洪撞开了,杨远洪一把抢过陈霞的手机。  就在两个人为手机拉扯的时候,陈霞突然想到了向村支书求救,她一边堵住杨远洪一边朝儿子喊,你们快去找村支书,让他来救妈妈,再帮我拿点药。  两个儿子跑了出去。  杨远洪见状,狠狠的推了陈霞一把,陈霞向后退了几步,然后就被杨远洪锁在了屋里。听见杨远洪远去的脚步声,陈霞担心孩子出事,她赶紧从屋子的后门跟了出去。  可是,还是晚了。  在家门口300多米外,陈霞看见两个儿子一前一后的倒在路边,儿子的身边有很多散落的水泥砖头。  “大儿子仰面朝天,小儿子向右边侧卧。”陈霞左手抱着大儿子,右手搂着小儿子,瘫在地上嚎啕大哭。  那一瞬间,她的天塌了。  现场  最先看到案发现场的是同村的杨景,当天他准备骑摩托车外出,远远的看见杨远洪蹲在路边。  “杨远洪,你在做啥子。”杨景吼了一声,发现杨远洪被吓得哆嗦了一下。  “他面无表情的站起来,就朝家跑了。我和他擦身而过,他都没有和我打招呼。”杨景还纳闷怎么了,走到杨远洪蹲的地方,看见路边躺着的孩子,他心里咯噔一下,意识到出事了。  “我是第一个到现场的,120急救是我打的。”杨景说。  案发后,很多村民被陈霞的一声又一声悲鸣吸引过来的,“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听见有人哭就跑出来看,再之后120来了,接着110来了。”  120急救赶到了,立刻对两个孩子进行了救治。  “医生说大儿子救不了了,然后我和小儿子就被送到了沿河县医院。”陈霞被留在了医院里,因为伤势过重,小儿子被何家人送到了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。  村民杨树看到,警方人员来到现场询问后,拉起了警戒线。  另一拨警察去了杨远洪家。  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,杨远洪正在吃饭,桌子上放着三只碗,一只碗里装的是咸菜、一只碗里装着才炒的菜,另一只碗里还留着吃了一半的米饭,一双筷子整齐的搁在碗上。  旁边,没有规则的扔着一个啤酒拉环。  看到警方冲了进来,正在吃饭的杨远洪没有丝毫反抗,也没说一句话。似乎,他也在等待这一时刻。  围观的村民没听到杨家中发出任何一声争执或辩论。  崩塌  案发后一个小时,远在杭州的何伍接到了家里人电话——小儿子生病了,赶紧回家。  从杭州到遵义有1800多公里,何伍开着一辆高尔夫轿车连续跑了20个小时。  22日下午4点多,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生告诉何伍,孩子没救了。几个小时后,小儿子医治无效死亡。  当晚,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侵袭了中国南方。位于黔东北的沿河县下起了雨夹雪,气温骤降。  “我的两个儿子都死了。”何伍从轿车里走下来,看见的第一个人是自己的二哥,他说自己想报仇,“大不了我也坐牢,一命抵一命,他杀了我儿子,我杀了他儿子就算扯平了。”  在家人和警方的劝说下,何伍恢复了冷静,但要去殡仪馆看看大儿子。  何伍哭晕在了殡仪馆,随后被送到了沿河县医院。直到23日早上,何伍才醒了过来。  “孩子脑袋后面那么长一个口子,这得砸几次才能砸成这样!”何伍很后悔,说自己是个不称职的父亲,因为连孩子读几年级甚至生日都不知道。  其实,何伍有过自己的计划:2016年春节后与陈霞离婚,然后把孩子带到浙江去读书。  “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。”何伍只希望杨远洪被判死刑。  司法之外,杨家人也在害怕。  “我们也担心被报复,现在孩子都转移走了。”杨远洪的大哥杨明说,杨远洪穷得不行,这个老屋子,也只有不到一半属于杨远洪,民事赔偿恐怕比较困难。  陈霞躺在病床上,将案发当天穿的衣服摊开,淡蓝色的衣服上有着斑斑血迹,这里面有她的,也有孩子的。只是孩子再也回不来了。  “我活着就是为了孩子,现在孩子死了,我也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了。”  陈霞生活中的支撑,已彻底垮塌。(本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,均为化名)

猜你喜欢

龙8娱乐long88 在线风情

今日推荐

新华社:发放福利不能领导吃肉员

专栏

资讯排行

看天下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投稿信箱|广告合作 Copyright © 2014 看天下. All rights reserved.
龙8娱乐long8千亿国际娱乐网站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优乐娱乐
齐乐娱乐优乐娱乐亚虎娱乐优乐娱乐
齐乐娱乐千亿国际娱乐网站千亿国际娱乐老虎机龙8国际官网
龙8娱乐long8龙8娱乐long88 在线龙8娱乐老虎机优乐娱乐
齐乐娱乐优乐娱乐亚虎娱乐优乐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