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情感  »  第一次玩双飞。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第一次玩双飞。
有时候,当你真心说出自己的亲身经历, 却不知道触动了某网友哪根神经说你是意淫, 你可能会感到不爽。 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。 本来嘛,借留园成人书屋说说自己的事,一吐为快, 客观上让网友从中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?当然, 如果某网友其貌不扬或者智商所限一贯淹没在人们群里无女问津, 其它太过于短小精悍对女性没有什么吸引力, 靠撸管释放看到别的男人潇洒泡妞而心态失衡, 实属正常。 但我要强调的一件事,我说的都是真实的自己的故事。 后边也会说出自己从曾因纵慾过度而导致近三个月不举, 吓坏了用了很多办法才逐渐恢复正常,兄弟们真的不必羡慕嫉妒恨, 都是成人了各自掌握分寸就好。 不过心态千万不能失衡,损失是你自己的!言归正传, 今天说我的第一次双飞。 也是回国期间一个哥们请客,他问我要不要试试, 还叮咛我自己要支配一切。 进来的是两个高挑的姑娘,一个约1米7以上(明显比我高), 一个约1米65。 从口音上,高一点的似乎是山西的,矮一点的应该是四川的。 矮姑娘貌似经验丰富,自进门就很自如,高姑娘则显得有些听从安排。 先是洗澡,爱姑娘为我鸡鸡打上肥皂,开始双手揉搓, 又对迟1分钟左右进到浴室的高姑娘说: 给哥洗洗屁股。 高姑娘嗯了一声,取下自己的发卡,就站在我背后给自己手上打肥皂, 然后抹到我屁股夹缝。 由于她比我略高,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。 两个姑娘都很白,皮肤甚好。 我两只手前后在两个姑娘四只奶子上捏了一遍又一遍。 一个比大馒头大,一个比小包子小。 呵呵,爽!洗好了,我回到床上,仰面躺着。 矮姑娘先来到我身边, 她很健谈: 哥对我们姐妹俩还满意吧?嗯, 不错。 那一会儿您要是满意了,请在填单签字时多多说好话, 这与小妹的收入直接挂钩。 没问题,嘿嘿,看你的,不,看你们两的表现了。 高姑娘上床了,她怕侧爬在我的右手边, 学矮姑娘的样子抚摸我的大腿、小腹、胸脯。 随之,见矮姑娘抓着鸡鸡,她就捏蛋蛋了。 两个姑娘舔着我的奶头,可惜我奶头不敏感, 她们白忙活。 不过,鸡鸡显然再次受到双飞前的提示,比刚才洗澡时坚挺了许多。 矮姑娘问我: 哥想先和谁做?嗯。 。 。 我犹豫了一下: 就先和妹子做吧。 好,妹子,哥更喜欢你,还不躺平?把逼掰开, 等咱哥日你。 高姑娘面无表情,照着做了。 我爬上了去,感觉她的确高出我几厘米,应该有1米72以上, 偏瘦了一点不怎么肉感,毛较稀少。 爱姑娘双手推着我的屁股, 不断地嘴上刺激: 哥真勐, 日的妹子都不敢睁眼看。 该姑娘这下脸才略微红润了一点,奶头也有点硬了, 我吸允着。 矮姑娘在后面抓住蛋蛋胡乱抚摸着,一支前臂轻轻搭在我的后颈上, 丰满的双乳贴着我后肩。 坦率地说,这感觉真的不错。 我一阵阵想射精的感觉,使劲自我克制着。 我让高姑娘爬起来,崛起屁股,又让矮姑娘抓着鸡鸡, 背入式操着高姑娘。 妹子的后腰真长,我下意识地说了一句。 矮姑娘躺下去,从我屁股后面把头伸进我的两腿之间, 她努力擡头吸允其我的蛋蛋。 真的,怎一个爽字了得,我不由得狂射而出。 爬在高姑娘屁股上大口喘着气。 好几分钟,三个人都保持着那个姿势。 矮姑娘提议扶我躺下休息几分钟。 她们都喝了一点水,又给我打开一瓶水,喂到我嘴边。 哥,可以了吗?现在日我行不?矮姑娘问道, 顺手给我再次套上了套套。 我再次精神抖擞起来,拉矮姑娘上位骑在我身上插入, 特意叫高姑娘爬在我膝盖间去摸蛋蛋、舔我大腿。 说不清几分钟,矮姑娘主动下来, 说: 哥, 站着玩玩。 说着,她自己先下床,双手支在床上,崛起屁股晃晃。 我没回答,起来准备从后面上她。 高姑娘不知如何配合, 矮姑娘叫她: 你抱住哥屁股, 抓住鸡鸡让哥操我。 高姑娘这才按部就班地做了。 高姑娘手指纤细,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鸡鸡, 插进去了。 活塞运动没有多大刺激,我有点麻木机械地做着.矮姑娘感觉到了, 她要高姑娘给我舔屁眼。 高姑娘撅着屁股舔了几下,不得劲,因为她确实太高, 就蹲下去仰头舔起来了。 这一次,我花了好长时间也没射精,虽然一直挺着。 哥,想射到妹子逼里还是让我们姐俩的嘴里?靠。 。 。 。 。 。 何等美妙的建议。 我毫不犹豫: 嘴里。 两个女孩就都蹲下了,我一手搂着一哥脑袋, 看着她们两轮番舔吸允我的鸡鸡四只手不停轮流抚摸着淡淡, 又时而抚摸抚摸我的屁股。 最后,看到我唿吸急促,两个都张嘴等着, 各一只手扶着蛋蛋矮姑娘一只手仅仅抓住鸡鸡做handjob, 姑娘则用她长臂半揽着我屁股。 射,狂射,我仰头啊出了声。 姑娘们最后吐出嘴里的精液: 哥躺下休息, 我们先去冲冲。 几分钟后,又扶我去冲干净。 矮姑娘说: 哥,还有点时间,我们姐俩配你说说话吧。 鬼知道都瞎聊了些什么,反正我已经不记得了。 我的感受: 双飞有这么一次就够了, 干第二个姑娘时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爽即使中间轮番插她们, 也不是我想像的那么刺激。